欢迎访问臧湘网 www.cangxiangtea.com!

13974811389
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主页 > 茶文化 >

安化茶香飘西北

发布时间:2015-05-12 00:23 已有人浏览

  安化,一个临近湘西,被群山围裹的小城,地不因山大而穷恶,人不因居僻而寡能。一座雪峰山,蕴万种物华于襟怀,一条资江水,纳千条清流入洞庭。上世纪90年代,因走出羽毛球世界冠军唐九红、龚智超、龚睿娜而建功于国家;而千百年来,因出产着一种黑色的茶而名满天下。

  此时,我坐在位于安化小淹镇山脚下的白沙溪黑茶体验馆,在氤氲的茶香中,看从西边远山的豁口处流来的资水如一条舒缓飘动的绿色绸带涌流于窗外。临近黄昏,江面上浅笼着蓝紫的雾霭,数缕炊烟袅娜在江边黛色屋顶,江对面的山峦被夕阳的余晖勾勒出波涛般起伏的黛蓝色峰顶,山坡上树丛暗蓝幽深,几只水鸟追逐着发出清脆欢快的鸣叫倏尔掠过江面,没入幽暗的树丛,江岸刚驶来一艘“呜呜”鸣响的机动船,那是在运送从对岸小学放学的孩子们回家。这一切,勾画出一幅多么动人的江上图景!

  望着这一江汤汤不息的碧水,我想象着,千百年来,那一包包黑茶,是如何在这渡口码头上船,经资江入洞庭,进长江抵汉口,而后车运、马驮到陇上,在兰州、秦州、岷州、洮州、河州、甘州等茶马交易市场,以茶易马,行销广大的西北地区。

  “自从贵主和亲后,一半胡风似汉家”(唐·陈陶《陇西行》),文成公主或许是最懂也最体恤吐蕃人心身需求的女子,她不仅用和亲的举动抚慰了松赞干布和他的臣民,带来了边地的平安,而且她进藏带去的茶叶,使吐蕃人发现了茶叶对这个缺少果蔬食用的民族的重要性,所谓“牛羊之毒,青稞之热,非茶不解也”,“番人嗜乳酪,不得茶,则困以病”。藏地和西部高原各民族始兴饮茶之风。“回纥入朝,始驱马市茶”(《新唐书·陆羽传》),茶马交易由是发端,而其茶即为黑茶。以后的宋朝政府从茶叶与国家政治经济的特殊重要关系和边疆安全考虑,在兰州、秦州、熙州(今临洮)、岷州、庄浪等地设“茶马司”,以“掌榷茶之利,以佐邦用;凡市马于四夷,率以茶易之”(《宋史·职官志》)。自明代起,安化黑茶更是成为以茶定边的官茶。“秦晋有茶贾,楚蜀多茶旗。金城洮河间,行引正参差。……黑茶一何美,羌马一何殊”(汤显祖《茶马》),那是多么繁荣的茶马互市景象!在千年岁月的寒暑间,这一块块粗黑的砖茶,用它红浓醇香的汤汁,在西部戈壁沙漠的军帐里消弭了多少战争的烽烟,在雪山草原的毡房中温润了多少牧民的心身。“宁可三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这是怎样的神奇之饮啊!

  清康熙以来,西北边疆烽烟渐息,茶马交易日趋衰微,而安化砖茶(黑茶)作为西北民众不可或缺的生命茶,需求愈加旺盛。其时,兰州作为安化砖茶的主要销售集散市场,东柜的陕西山西茶商,西柜的甘肃回汉茶商,在安化、在兰州、在南茶西运的山间水道演绎了多少艰辛而神奇的悲喜故事!

  我曾经在报纸上读到一个真实的故事:七十多年前的一个秋天,兰州西柜魁泰通茶号的二掌柜任雨生,孤身一人南下安化购茶。他沿北茶马古道经陇南过四川再到安化,这条千年的古道,任雨生已乘车坐轿走了多遍,而这一次他却在成都去安化的山道中遇到劫匪。他丢弃盘缠落荒而逃,在山中辗转两月才到安化。大难不死有后福,他在安化不仅采购了茶叶,还创办了魁泰通分号,而更重要的是娶了一个美丽的安化采茶女做了媳妇。

  前年,我曾在陇南康县走进那条深山峡谷中的茶马古道,驮茶马帮穿越山谷的铃声不再,劫财土匪夺路的身影不再,只有穿凿在河岸崖壁的栈道遗迹,残留在破损石阶的马蹄印痕诉说着任雨生们的艰辛旅程。

  如烟往事已散尽。当我在一日之内,从兰州抵达安化的资江边探寻黑茶的历史时,那江上一条条载茶的木船早已随着汩汩的江水流逝于浩渺的烟波。我的身边坐着来自兰州的茶商,他的黑茶经销铺在金港城市场。那是一个紧邻黄河的茶叶交易市场,胡马的嘶鸣声早已随西风流云而去,而浓郁的茶香依旧飘溢在黄河岸边。他用火车将这里的黑茶运往兰州,再经下一级茶商销往西北各地。在武威、在张掖、在酒泉、在甘南、在新疆、在青海……只要你走进牧民毡房,只要你坐在农家炕头,主人先给你端上来的,依旧是一碗飘着或是奶香或是枣香的热乎乎的黑茶。

  我走进了白沙溪茶厂的厂房。驻足于那烘焙黑茶原料的“七星灶”前,听人们讲松枝明火烘焙黑茶的原理和奥妙,“七星灶”的灶孔根据北斗七星在天河的方位而在灶台相应位置砌置,以便使灶上摊铺的茶叶受热均匀,灶下燃之以松枝明火,因而烘焙加工出的黑茶有着淡雅的松烟香;而黑茶之王“千两茶”是用这种原料,采用原始的竹篾蓼叶包裹,由七个壮汉捆扎踩制,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在露天凉棚下的日晒夜露,方可完成,因而黑茶的加工工艺是所有茶类中最复杂的。听着讲述,看缕缕茶烟气袅袅于屋间,感丝丝松烟香弥漫于口鼻,恍惚间,一种神秘且神圣的感觉溢于心间,这取法于天地自然的黑茶制作,难道是受了北斗星神的神秘谕示?我想,正因为黑茶承载着安定边疆、抚慰民众的重要使命,其加工制作必然取法于天,尊从自然。

  从厂房出来,夜色已弥漫资水两岸。厂院的凉棚下,一排排千两茶、百两茶、十两茶在月光下泛着青白润泽的光华。抬头望天,星光灿烂,我寻到了北斗七星,看到了这给安化制茶人神奇智慧的星光,此时,它斗杓西指,那是这黑茶的归宿地,我的故乡。

Copyright © 2012-2019 湖南华博茶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湘ICP备15008443号-2